首页 女生 幻想奇缘 巫女的企图

新城

巫女的企图 一己之愿 6085 2022-03-28 23:1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巫女的企图 (www.kudlaads.com)”查找最新章节!

   姜家和姚家的大巫女在中央城的战后重建工作已经开始时才姗姗来迟。

  姜家的大巫女大概五十岁左右,一副标准的秋巫女长相,身材纤细、面颊消瘦、颧骨突出,用一双细长的眼上下打量着姬怀暖那头明显和其他大巫女不同的灰色长发时嘲弄不屑的神色还不太明显,可等她的目光扫到姬怀暖身边跟着的齐川、齐熙和齐越,眼中的嫌恶便毫不掩饰了。

  姜家跟着姜琳琅一起对付过扈场的那个秋巫女见姜琳琅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竟是一副放任自流的样子,忍不住伸手使劲拽了一下自家大巫女的袖子:那是能让别人说半个不是的人物吗,敢说一句,怕不是皮都要给揭了!

  “你毛手毛脚的是要做甚?”姜家大巫女的注意力果然被自家小辈吸引走。

  就这么一打岔的功夫,警务厅的人就找上了姬怀暖商量派遣巫女协助重建的事情,谢漠在安葬了谢洺之后就病了,精神实在是不好,便安排了江连和郑会过来协助姬怀暖,姬怀暖在警务厅整整一年,有功勋,又有威望,她说的话,江连和郑会都不会反驳,其他警员更是言听计从、令行禁止。

  等姬怀暖安排巫女这边的事情时,姬家、姚家,甚至是冬原嬴家的巫女全都乖乖听她指派,没人说半个不字的。

  就连姚家来的那个大巫女,都一副对姬怀暖礼让有加的样子,还主动请缨去承担一些重建任务,姬怀暖还就真应了。

  姜家的大巫女这才发现,四大家中三家都跟姬家一个鼻孔出气,只有她们姜家,隐隐约约被排挤在外。

  她刚想提意见,一队四处巡逻维护秩序的军人便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为首的段濯一看见姬怀暖就笑:“有人和你捣蛋就跟我说,别闪着您这位老太太的腰。”

  自从姬怀暖变了发色,段濯见她一次便取笑她一次,气的姬怀暖追着他打,跟着段濯的北军士兵就跟在后边起哄。

  打打闹闹,关系看着十分亲近。

  姬怀暖一路走过去,很多普通市民见了她都会殷勤地打招呼,姬怀暖也都应了,她甚至能叫出许多人的名字。

  因为之前的那场战争,普通人对拖着巨大黑色羽翼的荒人还是怕的,但一看到这些荒人身上闪烁的绿光,他们便又不怎么怕了,这是这些荒人受大巫女辖制的意思,不会随便伤害人类。

  至少市民们现在已经敢平静地绕着大翅膀们走过去,不至于每次见到都会尖叫。

  而姬怀暖身边的荒人也没有其他怪物那副野性难驯的样子,反而是安静地又好奇地,像是小鸡仔跟着鸡妈妈一样跟在姬怀暖身后在城市里穿梭,亦步亦趋,帮忙干活的时候也很积极。

  姜家的大巫女越走越沉默,直到南军的黎宴来找姬怀暖。

  “小暖,父亲他请你过去,有一些跟巫女合作的事宜要和你商量。”

  黎宴跟姬怀暖说话的时候分外轻声细语,像是怕声大点就吓着她似的,而不远处,黎宣正站在车边等着他们,看向妹妹的目光也比看其他人时暖了好几度。

  黎宴没有叫其他人的意思,姬怀暖也是当仁不让,直接就跟着去了,等她跟军部那边谈妥之后,才会在四大家内部召开会议。

  对外,四大家有统一的喉舌,在争取利益最大化上是很有利的。

  姬怀暖的能力,她们也很放心。

  黎青依旧嘴硬不肯承认姬怀暖是姬花词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女儿。但他却不得不用对待姬家下一任家主,甚至是巫女四大家新一代领头人的态度来对待姬怀暖。

  甚至就连黎宴和黎宣叫姬怀暖妹妹,黎青都不说什么了。

  不知道在嘴硬个什么劲儿?姬怀暖嘲笑般地撇了撇嘴:呵,男人无聊的自尊心……

  姜家的大巫女见姬怀暖跟着军部的人离去,深深看了姚家那个早就在姬家人面前摆好低姿态的大巫女,又回头瞅了自家脊背挺直地站在那里的少家主姜琳琅一眼,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最后只得大声呵斥身后的小巫女,“给我准备礼物,要重礼!”

  早知道姬家在中央城有这样根深蒂固、难以动摇的巨大影响力,她们姜家何必讨人嫌?

  这一局,是她们输了,输的彻底。

  但利益还是得争取,觍着脸拿着礼物上门赔罪也得争取。

  年轻的少家主还是太在乎脸面,太放不下身段了,最后还得她出手才行。

  ……

  中央城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除了以后会留在中央城的那些,其他的巫女都已经开始陆陆续续乘坐云轨返回边城了。

  毕竟中央城虽然繁华,但边城才是她们真正的家,而人类21城的边界,才是需要最多战力去守卫的地方,巫女四大家是人类城市的第一道防线。

  出乎姬怀暖的预料,姚梦语是最早离开的那一批。

  少女之前说的那些“我要留在有谢漠的地方”、“我要做谢漠的专属巫女”、“我会一直陪在谢漠身边”之类的话,还有总是因为谢漠的忽视而落泪的样子,都像是一场大梦,回过神来,已经没有追究的意义了。

  姚梦语紧紧攥着被她装在荷包里挂在脖子上的红色封印晶体,里面封印着宋哲。

  少女在给她送行的姬怀暖面前几乎要落下泪来,“我是真的很笨,他说我什么都不明白,我嘴上自暴自弃地应着,心里却是不承认的。”

  “可他是对的。”

  就这几句话的语气,姬怀暖便猜到姚梦语说的那个“他”是指宋哲。

  姚梦语泪中带笑:"你还记得吗,之前你说过要把喜欢的人打晕封印之后装进兜里偷偷带回去?”

  “现在,我……”

  姚梦语别过头去抹了把泪,然后才又转过来跟姬怀暖道:“我以后会好好研究治愈巫术的,如果有一天我的治愈术变得比成为大巫女的你还要厉害,到时候……”

  到时候就能治好躺在封印里睡觉的宋哲。

  车站的候车亭里,站着久病初愈脸色苍白的谢漠,青年远远地看着姚梦语朝姬怀暖挥手告别,远远地看着列车启动,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姚梦语面前。

  这是一个被他耽搁辜负的女孩,事到如今,他如果跑出去站在她面前,哭着喊着说以后会对她好,请求她留下来,只会让梦语为难吧。

  所以,这样就好。

  山高水长,就此别过,以后的人生,唯愿你安好。

  ……

  姬怀暖在离开中央城之前最后一次跟着林恒一起去扫墓。

  林恒是在战后重建时才发现住在西区外城的母亲被这场荒人和人类之间的战争波及,死在了倾倒的房屋之下。

  收拾遗体整理遗物的时候,林恒从这个卸妆之后尽显老态的女人身上找到了自己的照片。

  是他刚入职的时候照的,整整齐齐地穿着警务厅的制服、带着警帽,脸上还有些许青涩,但眼神明亮、意气风发。

  这是一张本该贴在警务厅公示栏的照片。

  他面前已经躺下的这位女中豪杰,为了不着痕迹地拿走儿子的照片而不被任何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揭走了公示栏里所有警官的照片,害的当时的江连他们都以为有什么针对警务厅的阴谋。

  对着墓碑,林恒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心里的某个空洞彻底地沉入最深处。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她到底是怎么看待他这个儿子的,成了一个永远的谜题。

  姬怀暖把手中那一束鲜花在林恒母亲的墓碑前放下一朵便安静离开,给林恒一点跟母亲说悄悄话的空间。

  少女一排排走过去,在警务厅每一个人的墓碑前放下一朵白菊。

  最后一个是谢洺。

  “已经确定要走到时间了吗?”静立在谢洺墓前的谢漠轻声开口。

  “嗯。”姬怀暖放下手中的花,应了一声,“明天就走。”

  “不能留下吗?”谢漠问。

  阿洺死了,姚梦语离开了,现在就连林恒和姬怀暖也要回春山,他身边亲近的人越来越少了。

  姬怀暖还蹲在地上没来得及起身,闻言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说出这话的青年一眼,“我可是姬家的少家主啊,谢漠。”

  “真是……”谢漠伸手扶着额头,轻笑一声,“真是无情啊,你们巫女。”

  “你这是诬陷!”姬怀暖先是毫不犹豫地反驳,然后又自己点头认了,“大概吧。”至少跟内陆父系社会的女人比起来是这样。

  “我们要考虑很多事情的,姚姐姐那样的,才是少数。”

  说到这里谢漠便又不吭声了,片刻后才道:“明日我去送你。”

  姬怀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恒就找过来了,他看了看谢洺的墓碑,又看了看谢漠,把花放在了谢洺墓前后就迅速退回姬怀暖身边,牵住了她的手。

  “我们要回城里去了,谢厅呢,要一起走吗?”

  谢漠失笑:你倒是别摆出一副防贼的样子,这句客套话还能少几分虚假。

  林恒这个家伙,真的是从头到尾都不可爱。

  谢漠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走。

  林恒和姬怀暖两人单独走在回城的路上,墓地所在之处地势低,浊气遮蔽了天空,底下的光线十分昏暗,必须要小心看路才行。

  林恒刚开始还跟小时候一样牵着姬怀暖,没一会儿直接变成了十指交握的姿势。

  姬怀暖跟谢洺好过一场,对男女之事多少开了点窍,感觉到扣进每条指缝的力度,心下有些微妙。

  “林恒?”

  刚刚一直装作无事的青年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用比周围光线更加幽暗的目光看着姬怀暖,嗓音低沉:“我只有小暖了。”

  “一个谢洺就已经让我嫉妒到发疯,所以,无论是谢漠也好、段濯也好,或者是别的什么人,我再也不会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小暖明明是花词大人托付给我的,是我守着长大的,是属于我的……”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凭什么要拱手让人?

  “我……”

  “胡说八道!”少女抽出自己的手抱臂站在那里,皱眉看着大放厥词的青年,“你飘的有点厉害啊,林恒。”

  林恒定定看着她,眸子里的光像是碎了一池冰雪。

  “什么我是你的?”姬怀暖对他这副作态根本无动于衷,继续颐指气使地道:“从来都只有你是我的份儿,你还想颠倒黑白造反不成?”

  “妈妈是为了我才养你的,又不是把我送给了你,你给我搞清楚……”

  “好。”林恒反应过来,连个停顿都不打立刻改口,“我是你的。”

  青年趁着姬怀暖还有点懵的时候倾身过去,温热的唇几乎是紧擦着她的脸颊掠过,在她耳边蛊惑道:“因为是童养的,连金条都不用给,你要吗?”

  ……

  姬怀暖来的时候不过随随便便买了张票,就跟林恒一起上了云轨列车。

  结果离开的时候:一群要跟着姬怀暖一起回去的春巫女、守护战士,拖家带口领着一堆大萝卜头、小萝卜头的齐川,带着手下的军队被派驻到新城明月城的黎宴,还有带着大包小包打算跟着他们一起走迁居到春山的普通市民 ……乌泱泱一大片人。

  姬怀暖:……

  姬家不得不财大气粗地包下了一整趟列车。

  即使如此,登车离开的那天还是一片混乱。

  “老,老大!”在周围吵吵嚷嚷的背景音下,要留在中央城的姚茜晴拉着姬怀暖的手鬼哭狼嚎。

  谢漠被她嚎的脑仁疼,不停伸手去揉太阳穴。

  右臂重新长出来已经恢复原样的陈岢站在谢漠身边,跟姬怀暖表决心:“我会努力达到春山城守护战士标准的!”

  姬怀暖只是笑,叶战很短暂地扫了他一眼:道阻且长。

  列车渐行渐远,中央城的轮廓也愈来愈模糊,在最后的视线中,灯塔上发出光换了颜色。

  平稳行驶的云轨列车上,姬怀暖掏出一个绿色的正八面体,解开了封印。

  背负双翼,一双大猫眼又亮又圆的荒人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

  “重新介绍一下。”少女一点铺垫也没有,毫不顾忌他人感受地地扔下炸弹,“姬怀雪,我同父同母的龙凤胎弟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任由别人被她话里所蕴含的信息惊住,姬怀暖自顾自把属于姬怀雪的那个木牌和找金匠重新打过的金色小猫挂在了少年的脖子上,再次强调:

  “姬怀雪,我的弟弟。”

  少年眼里的光再次变得明亮欢快起来。

  ……

  拂晓破光之时,列车缓缓驶进春山站,整夜都十分警醒地守在姬怀暖身边的齐川看着下方城市的轮廓,跟林恒交代了一句便跑到前面的车厢叫醒自家一大群睡得东倒西歪的小崽子。

  这些孩子现在吃饱穿暖、脸色红润、衣着干净整齐、精神面貌也好,除了翅膀和少许的肢体畸形,看起来跟人类的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车上的乘客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吵醒,许多第一次来春山的人大呼小叫着推开车窗,四季如春的春山城,空气中的暖意和花香一起顺着窗户袭面而来。

  春山的车站轰一声燃起了许久未有的热闹。

  距离春山城不远,自姬怀暖成年之后就一直在建设的明月城即将迎来自己真正的主人和第一批居民、第一批驻兵。

  这是历史上第一座人类、荒人共同生活的城市,也是第一座由巫女掌控却有军部驻军的城市。

  属于这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全文完————

  ※※※※※※※※※※※※※※※※※※※※

  这个故事就到这里了,下一本——

  新文求收藏《反派首领直播间》

  男主视角无CP

  系统穿书 爽文直播

  直播间主题: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主播,必须要扮演一堆真恶人的首领,收拾好自己仙人球一样麻烦还总想着下克上的手下,领着这群不怎么听话的变态神经病准确踩点原著剧情。

  他们要不停地给男主搞破坏、找麻烦,凡是主角要做的他们都捣乱,直到把好好一个热血少年磋磨成生无可恋的颓废大叔,才能完成使命,鞠躬退场。

  一身黑色风衣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主播干翻了正义的使者男主把脚踩在他脸上。

  直播间观众:【啊啊啊啊,我家崽好帅,打他,打他!】

  打赏棒棒糖+1、+10、+500、+1000……

  系统:【啊啊啊啊,积分!宿主再打狠一点!这样我很快就能拥有喜欢的新皮肤了。】

  身后站着全员恶人手下,身高腿长异能超强,内心吐槽尖叫鸡外表高冷坏且帅的主播:……

  你们的三观潦草过头了吧!

  1.手下全是二五仔的大boss

  2.这次轮到我挖男主的墙角

  3.从圣骑士转职黑暗圣骑士

  4.与其守护国王不如守护我

  ……

  收藏我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