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代言情 将门双身案

第96章 结局

将门双身案 倾城 4218 2022-03-28 23:1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将门双身案 (www.kudlaads.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96章:结局

  “小郡主吗?啊哈哈,郡主好 ,郡主好!啊哈哈哈……”唐安伦暗自嘀咕,随后大胆推门闯了进去。

  余下的唐辉和乔江郎,相互对视一笑,也入了厢房,去看看这个由上官玲蓉,千辛万苦生出来的女娃娃。

  生产刚结束,可屋子里仍旧充满血腥和闷热,稳婆和侍女们,还在忙活收拾尾巴。而上官玲蓉已经累成泥人了,瘫在了床上。

  “你轻点,她刚喝了热汤药,睡下了。”上官丽华轻声叮嘱,蹑手蹑脚进来的唐安伦。

  唐安伦明白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着她的手,抹去她沾在脸上的额前碎发,感叹道,“蓉儿,你真厉害!终于把这小妮子给弄出来了。换做是本王定会承受不住这种疼痛,选择自尽。”

  “哼,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什么自尽,不自尽的?你觉得我会让你得逞么?”上官玲蓉闭着眼睛还嘴。

  “醒了?是本王弄醒你了么?”唐安伦略微自责。

  上官玲蓉轻微摇摇头,睁开眼睛望着他,“瞧把你急着,都不成人形了!我就是生个孩子罢了。”

  “生孩子也是鬼门关里头走一趟啊。本王光在外头听着,就巴不得替你受罪了。”唐安伦说着,扶起上官玲蓉,靠在枕头之上。

  “那好啊。你替我受罪下一个孩子,如何?”上官玲蓉恢复了点精神,戳着唐安伦那结实的腹肌言。

  “哈哈,蓉儿你还真会说笑话。”

  屋外的上官丽华抱着孩子,慢步走了进来,对他们嬉笑道,“这孩子一出生,就招惹奶奶和姥姥争相宠着呢。若不是我半路抱了过来,指不定还在抢着呢。”

  “哎?”这事儿是上官玲蓉没有想到的,她自然张开双手,接下上官丽华手中的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成了两位娘亲手中的玩具了?还要抢?”

  “多半是喜欢,才会这样子的吧。”上官丽华坐在床边,伸长脖子望着孩子,粉嫩嫩的小嘴,还嘟喃着,“你看,小丫头,这娃娃还知道动动嘴了,定上饿了吧。”

  “嗯嗯。”上官玲蓉点点头,目光转向沉浸在喜悦当中的唐安伦说,“你来喂奶!”

  “本王?”唐安伦一愣,僵硬手臂从她手中接下孩子,孩子身子骨十分柔软,且暖呼呼的,一旦落入他怀中,孩子竟然挥动小手了,不知要干什么,总之看着就是很可爱。“小妮子,不要以为你对本王撒娇,本王就不会生气了?都是你害的,蓉儿受了那么多的苦!”

  “你个傻王爷,对孩子置气干什么?我还在想,要不要多生一个好了。起码婆婆和娘亲都不会争着带孩子了吧。”上官玲蓉自顾自说话。

  吓到了唐安伦,他抱着孩子,一脸苦笑,“蓉儿?你是认真的?还是说笑话呢?本王,可不行,不行了!”

  “嗯,你猜呗。快把孩子给我,孩子用膳时间到了,你给我出去!”

  “别啊,再让本王多抱一会儿。没瞧见小妮子,睡得正舒服么?兴许是本王很有安全感吧,你这,小手还拽着本王的发带呢!”

  “啧!给你,给你……”

  上官丽华看着两人,因为孩子而斗嘴的模样,甚是有趣,且充满不一样的甜蜜味道。

  唐明五年立秋,正是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的燥热季节。

  蒙娜已然在唐明国呆了两年之久,从亭亭玉立的少女,俨然变成了如今成熟大家公主风范。上官玲蓉说成了人母,不过这性子依旧如初。

  “王妃姐姐,你找我呢?是不是又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吃了呀?”蒙娜大步走来,笑容灿烂。

  上官玲蓉应声看了一眼,赶紧招呼她进门来,“小娜,快,进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瞧瞧哟。”

  好东西?蒙娜眼里顷刻点燃了好奇的光芒,“什么呀?”

  “等着啊。”上官玲蓉笑着神秘,从里头端来一套刚做好的大红喜服,咣当摆在她眼前,“怎样?喜欢么?上面还用了贵国的珍珠,作为服饰的点缀哟。”

  面对这大红喜服,蒙娜自然是喜欢,可不认为是自己的,她伸手摸摸,揉搓一下不料,再看看绣工,和着珍珠的成色,均是一等一的好货。

  “王妃姐姐,这是给珠儿的喜服么?真好看呀!”

  “不,这是给你预备的。”上官玲蓉说着,拉起蒙娜的手,坐下再言,“这两年,你粘着五小爷,和他到处采药,医治病人。你对他的那份情谊,大伙儿都能看得出来,五小爷也是不知道。所以,五小爷在前几天就提出了赐婚联姻一事,只不过还未文书给你那王兄罢了。”

  “啊?这,这……”

  幸福来得未免有点太突然,蒙娜这两年的心愿终于可以达成了。她脸上一阵又一阵的绯红,很是娇羞别过身子去,“王兄答应了,我,我这还不乐意答应了呢。谁说要嫁给他了?哼!”

  “在我面前还贫嘴什么呀。你这婚事,衣衫,服饰,妆容都有我长姐那边出,保准你是这十里红妆当中最为瞩目的新娘子,绝不会亏了你。”

  “王妃姐姐啊, 这事儿早了,早了。”蒙娜笑魇如花,嘴巴都要合不上了,她不看喜服,四处望了一眼,问,“小郡主,唐妮呢?”

  问起小妮子来,上官玲蓉就觉得无奈,“她啊,被王爷带去军营里头,转悠了。爹爹还掺和一脚,跟着去了。哎……”

  “呵呵,是吗?王爷还真是十分疼爱小郡主呢。到哪儿都愿意带着她!”

  “算了吧!莫不是要把我这女娃娃,给教坏了。军营里头,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啊。我那妮子,还是女娃娃,这,这……”上官玲蓉说起来,就感觉头疼不已。

  蒙娜见状,又言,“那王妃姐姐,何不再多生一个小王爷,然后让王爷带着小王爷去军营,不就好了?”

  上官玲蓉也想,可是唐安伦怎么都不乐意了。她摆摆手,“那家伙,现在看见我就怕,看见我跑!还带着小妮子一起跑!真是不知道那家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你看不懂,别人还看不明白么?蒙娜主动搂着上官玲蓉的手臂,下巴靠在上面说,“王爷,这不是心疼王妃姐姐你吗。生小郡主的时候,都把王爷的魂给吓跑了几分,还敢让你生第二个?”

  “啧!算了,算了。今晚,在府里头吃饭吧,也是团圆节的。大家伙一起热闹热闹!”

  “好!我已经许久没有吃到,王妃姐姐的手艺了。今日,我就休息一回,懒得理郡王爷了。呵呵……”

  平日里习惯蒙娜在身边围转的唐辉,今日一整天都没瞧见她,心里和身子都很不舒服。在写完最后一份药方后,他便带着一肚子气,直径来到了嘉安王府,入门就看见了前厅院子里,摆了两个大圆桌子,还有人陆陆续续上菜当中。

  唐安伦抱着玩疯的小妮子回来,一看到他的背影,很是惊喜,“哟,五弟。我这还没命人去请你过来吃饭呢,你就自己先来了呢?”

  唐辉应声回头,瞧见玩疯,一脸会呼呼的小妮子,赶紧抢下来,抱在自己怀中,对其抱怨,“二哥,你这是要把妮子带成小子了呀。瞧瞧,她都成小灰猫了,一会儿二嫂瞧见了,不打死你才怪。”

  “啊哈哈,怎么会呢?很好玩的呀,对不对。妮子!爹爹,没说错啊。”唐安伦不知错,还逗逗唐妮呢。

  唐妮也是疯累了,只管靠在唐辉的肩头,对自己亲爹说话,发出稚嫩嗯嗯两声,还嘀咕着,“好玩儿,大剑,大箭……”

  “嗯?二哥,你真是的。”唐辉瞪了唐安伦一眼,就抱着唐妮走了进去,轻声哄着,“来,跟五叔叔走,我们去找娘亲,然后给你洗白白,吃好吃的晚饭哟。”

  恰好遇上上官玲蓉,她一见唐辉抱着唐妮,身后还慢悠悠跟着唐安伦,不用问,心中就明白了,她命珠儿抱唐妮入屋沐浴更衣,自己去教训唐安伦。

  “都多大的人了,还带着妮子疯。本来是要学琴棋书画,女红,歌舞的。你倒好,非得要让妮子学男子骑马射箭,扛大旗么?”

  面对上官玲蓉的说教,唐安伦一脸求饶,“蓉儿,本王知错了,下次不为例,好不好?今日,是岳父主张的,可不是本王啊。”

  “算了,赶紧去洗洗,准备吃饭了。爹爹他们也快到了啊。”上官玲蓉拿他没有办法,无奈叹息一声,转手就催促他赶紧洗洗。

  唐辉站在这里,双眼在往来的人群当中,找寻蒙娜的身影。不料蒙娜悄咪咪从他身后出现了,“嘿!郡王爷,找谁呢?”

  “啊?你,哎哟。吓死我了!”唐辉原地跳了一下,回头望着蒙娜,“怎么不打招呼,就来嘉安王府了?”

  “干嘛?急着?”蒙娜双手交叉在胸前问。

  “那,那倒是么有。只不过,你这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本王还以为你回国了呢。”

  “是啊,是有这个打算!如今,我也是学习了一身的本事儿,也该回国好好帮助王兄,治理真珠国了。”

  什么?唐辉震惊,他瞪大一下圆目,后又快速回复常态,嘴硬言,“是,是吗?那,你什么时候启程?我也好准备点东西给你带回去,不是?”

  哎?你还真相信了?蒙娜说的只不过是气话罢了,没想到唐辉这个木头脑袋,还真相信了。她生气了,一言不发,狠狠就给唐辉来一脚。

  唐辉不明,捂着受到伤害的脚面,有些无助,左右看看,可是能咨询的人都不在。无可奈之下,他厚着脸皮追了上去。

  这一幕让上官玲蓉看在眼里,“呵呵,真是一对欢喜冤家。五小爷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懂得女人的心思啊。”

  沐浴回来的唐安伦,悄然站在她身后,冷不丁出声道,“算了吧,本王和你多年,也没能弄明白你的心思,何况是五弟了?”

  “是吗?下次,你再把妮子给我偷偷带去军营,看我怎么收拾你!”上官玲蓉斜视身后的他,咬牙警告,看上去很凶悍的样子。

  不过唐安伦很是喜欢,从其身后抱着她,“嗯嗯。本王任由你处置。”

  说话间隙,上官建博带着一大家子,陆陆续续入了嘉安王府,入了早就准备好的宴席当中。

  八月十五的秋风,正值寒凉,可怎么也吹不散此刻热情。一轮茭白满月高挂于当空,映照出的不是清冷微光,而是家人团聚欢乐霞光。

  “蓉儿,本王问你!若还有来生,你还愿意和本王长相思后么?”

  “呵呵。王爷,你说什么呢?我是谁?我是上官玲蓉,亦如是安雪儿,对你的心有变过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