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鬼怪灵异 正在直播作死

番外合集【6个都在这了】【字数超多】

正在直播作死 万一 7792 2022-03-28 23: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正在直播作死 (www.kudlaads.com)”查找最新章节!

   【关于素斋】

  凌珑刚怀儿子那会儿,被折腾的够呛,她心里想吃肉,但一吃就吐,一点都不像个半步天师,甚至人都瘦了一圈。

  温白玉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着法的给她做好吃的。

  那几天跟希月聊天时,希月感叹着怀孕辛苦,又问她要不要来吃素斋。

  凌珑一想自己可真是怀孕傻三年,天灯斋的素斋那么好吃,她也好久没过去了,咋就没想起来呢。

  去吃了,没吐,凌珑可是盯上了,在天灯斋住了大半个月。

  被温白玉黑着脸给带回了家。

  凌珑估摸着孕吐快过去了,忍一忍也就好了,结果一回家,发现都是素斋。

  “我寻思你接我回家,是为了给我吃点肉的。”凌珑以前穷,肉吃的少,这些年还是很馋肉食。

  温白玉叹气,“你先尝尝。”

  凌珑一吃就惊了,味道竟然跟希月师伯做的很相像!

  素菜都能做成肉味!

  “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好像突然很忙,原来你是学这个了啊!”凌珑嘴都不擦,勾着温白玉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温先生对温太太真好!可真是羡煞旁人呀!”

  “是么?”温白玉绷着脸,“我倒以为,有些人不高兴呢。”

  “怎么会!”凌珑一脸的义愤填膺,“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不知好歹的人呢,可千万别让我知道!”

  温白玉到底是弯起了唇角,“吃饭吧你。”

  凌珑抽了纸巾,帮温白玉擦脸,低头美滋滋的吃起饭了。

  【是儿子想吃】

  凌珑怀儿子期间,可谓幺蛾子不断。

  前有孕吐的素斋,后来又莫名其妙想吃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比如香蕉皮。

  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吃下一口香蕉皮之后了。

  香蕉皮是很涩的,凌珑平时连里面的一条条白丝都不爱吃,这会儿竟然觉得香蕉皮甜甜的,特别好吃。

  她蒙了一会儿,盯着那个被她咬了一口的香蕉皮,就觉得越看越想吃。

  女儿来找妈妈时,看到的正是尝试啃第二口香蕉皮的凌珑,小姑娘震惊的看着她妈,转身就去找父亲了。

  小短腿跑的很是稳当,嘴里还在大喊:“爹,你快来看,我妈傻了!”

  温白玉抱着女儿过来的时候,凌珑刚刚毁尸灭迹。

  “我女儿说你饿到吃香蕉皮?”

  “什么你女儿,那是我女儿!”凌珑转移话题,打算死不承认。

  温白玉看了一眼垃圾桶,“烧的很干净,可还有点痕迹,吃了多少?”

  凌珑撇了撇嘴,特别委屈,“就吃了一小口,被你女儿吓的不敢吃了。”

  “妈,爹说了,咱家有钱,你吃香蕉皮干嘛。”女儿还在觉得怀疑人生。

  凌珑无语,脸上也挂不住了,一扭身跟个小孩子似的,抱起抱枕不吭声了。

  “你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我了解过了,有些孕妇是会想要吃些……平时不会吃的东西。”温白玉也是在说给女儿听,“但旁的也就罢了,没营养的吃了对你身体不好。”

  他就这么当着凌珑的面,叫女儿看好凌珑,“别让你妈妈吃那些,要是她不听你的,就赶紧来告诉爹,记住了么?”

  “爹你就放心吧!”

  凌珑委屈的快哭了,她现在甚至都在回味香蕉皮甜甜的口味,只要一想,都流口水!

  之后凌珑跟老公女儿斗智斗勇,然而一孕傻三年的她哪是温白玉的对手,愣是一口没吃到。

  有天半夜,凌珑委屈哭了,温白玉没办法,同意让她吃了一口。

  然而第二天,温白玉就从女儿那里听说,孩子她妈又想吃土了!

  打那之后,家里一盆花都没有了,全在外面养着。

  凌珑要出门,他也定然陪同。

  只是女儿到底管不住妈。

  就那么一次,让女儿陪着凌珑在外面坐一会儿。

  等温白玉听到女儿的惊呼,并且迅速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凌珑正在抓土想要吃第二口。

  “香蕉皮也就罢了,这东西说什么都不可以吃。”温白玉觉得头疼。

  怎么怀了二胎,自家太太脑子都没了!

  凌珑很是委屈,不过脑子(也可能是因为这会儿没有脑子?)的找借口,“不是我想吃,是你儿子想吃……”

  温白玉又好气又好笑,把人抱回房间洗了手,说什么都不让她出门了,除非他陪着。

  【可怜的卫斯文】

  “太过分了!我真是够够的了!”卫斯文进门就一脸暴躁的喊着,凌珑叫两个小的出去玩。

  已经恢复正常智商的凌珑叫他坐下,“怎么了这是?”

  “还不是我哥!”卫斯文气呼呼的道,“自从他跟夏瑶瑶结婚,整天就知道秀恩爱,而且他刚刚告诉我说,让我帮他管管公司,他去跟我嫂子度蜜月了!都结婚好几年了,度哪门子的蜜月!我就想当个有钱的二世祖,怎么就这么难!这都第几次了,不声不响就把公司扔给我!”

  凌珑心说,每次都要来她这吐槽一次,她也记不住是第多少次了。

  “那你还不去公司,来我这做什么?”

  “又不差这一会儿,明天再去也一样。”卫斯文顿时整个人都开始冒分红泡泡,“向蓉答应今晚跟我去看电影,我有点兴奋,想找人说。”

  凌珑哟了一声,“可以啊,她这是接受你了?”

  “那还差得远……”但卫斯文很有斗志,“不过这个开端很良好,我会努力的!”

  如今向蓉在给凌珑打工,为了躲卫斯文的追求,整天要求加班。一度卫斯文以为凌珑压榨员工,还求着凌珑把向蓉开除。

  这几年向蓉变化很大,跟当初在愿望屋的女孩简直不是同一个。人又干练,性格又好,也不再整容,但其实长相也很秀气,公司里想追她的人还不少呢。

  卫斯文这些年可谓改邪归正,再没跟别的女孩子有过牵扯,对向蓉那叫一个认真。

  凌珑给他加油打气,将人送走后没过半个小时,就收到他几乎泣血发来的信息。

  原来今天看电影并不是他想的约会,而是向蓉带着自己资助的一众学生来看。叫卫斯文,不过是怕学生太多照顾不来。

  所以晚上九点,卫斯文又来了,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又看到朋友圈里他哥发狗粮,整个人都郁闷的不行。

  凌珑安慰他,“她不找别人只找你,证明对你信任,觉得你可靠。一个女人觉得一个男人可靠,我觉得你成功了不少,她也未必对你没有意思。加油吧!”

  卫斯文一想,“醍醐灌顶啊,我突然又觉得自己充满了动力!”

  他这话音刚落,公司的电话就打来了,卫斯年的秘书叫他来替卫斯年签字,是一份很紧急也很重要的合同。

  此时的卫斯年再次成为霜打的茄子,声音都蔫了,“我去签字了,再见!”

  旁边逗猫的大女儿摇了摇头,“小卫叔叔又没电了,真是可怜。”

  小儿子不明所以,但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点着头道:“可怜。”

  【白景明的心结】

  白景明带女朋友来家里吃饭这事,凌珑不觉得稀奇。

  她稀奇的是女朋友本人。

  有些事情真的很有意思,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白景明的时候,这哥们抱着电线杆干嚎,一点都不像是个道士。

  因为当时抓着他的,是只狐狸精,一心想要阻止他,劝他别去作死。

  凌珑这会儿再回想,大概就明白为什么那时白景明会是那种滑稽的反应了。

  这次带回来的女朋友,就是那只狐狸精。

  毕竟只有一面之缘,又是过了这好些年,凌珑能认出来也不是容易,对方也很惊讶,“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既然是自己人了,这姑娘也直白的诚恳,凌珑才知道第一次见她时,为什么她穿着略显暴露,语气也很偏向那个职业。

  原来她身为狐狸精,但做的是特殊行业,不过她对男人没有兴趣,只是给他们一个假象,吸他们点阳气,不需要做什么,那些人类也不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场白日梦。

  阳气的流失又不算很多,不会影响生活。

  她跟白景明认识,自然是道士遇到了妖。只是白景明这人做事有自己的章法,知道这女妖精也不算害人,就没有对她怎么样。

  又因着某些原因,一人一妖反而熟悉了,否则那时她也不会劝白景明别去送死。

  至于怎么发展到现在的,她没说,凌珑也没问。

  她们聊天这期间,两个男人在院子里也说着话,等到半夜都没有回来,凌珑出去找人,才发现这两人竟然在喝酒。

  当时白景明搂着温白玉的肩膀,“表哥,我真没想到,有一天咱俩还能在一起喝酒,能看你醉一回,我这辈子也算值了。”

  温白玉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一点醉意都没有。

  “你知道吧?之前其实这件事,凌珑跟我说过的,她叫我来问问你,但我一直不敢问。”白景明眼睛都睁不开了,大着舌头,“我也不是不信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是吧……”

  “叫嫂子。”

  “你这人忒没劲,她都不叫我表弟,还一直叫我胖子呢!”

  凌珑觉得好笑,远远对着温白玉笑了笑,转身又回去了。

  天亮时,白景明被温白玉拖回来,他女朋友一脸嫌弃的把醉的烂死的白景明抱走了。

  凌珑忽然看了一眼天师,“你说,我能不能也公主抱你?”

  温白玉关门的动作顿了一下,“我不会喝醉的。”

  “是啊……真叫人失望。”凌珑惋惜叹气。

  【关于情敌】

  解决掉谷澜之后,凌珑醒过来发现家里那么多人,很是热闹了一番。

  等到大家都各回各家后,凌珑抱着小狗大小的墨玄,叹了一声气。

  墨玄倒是跟她亲近,虽然失去记忆,但性格很好,谁摸摸他都不恼。这会儿身体已经没有问题,曾经的腿伤也顺带被治好,温白玉说,如果能够恢复实力,说不准也能恢复记忆。

  凌珑就开始了喂养计划。

  墨玄很快就能说人语,沟通起来也简单的多了,凌珑只告诉他温白玉是他堂哥,自己是他堂嫂之后,没有再说多余的。

  大概也是这会儿墨玄智商跟小孩子一样,说什么信什么,也没有太过思考别的。

  这天按照温白玉的教导,凌珑喂他吃了奇奇怪怪的果子,然后用灵气帮他吸收的过程中,墨玄忽然变成了个小娃娃。

  凌珑蒙了一下,顺手拿出一件衣服给他盖上。

  又急忙慌慌张张的喊天师。

  温白玉从厨房出来,见状单手把墨玄带走,让凌珑去看一下厨房。

  她手忙脚乱的翻炒了一下,又听见门铃响,觉得自己简直分-身乏术。

  温白玉单手抱着墨玄,过来关了火,“已经炒的差不多了,我去看看是谁来。”

  凌珑看了看他怀里的墨玄,发现温白玉竟然提前准备了小孩子的衣服。将菜盛出来放在一边,她也出去了。

  人没进来,凌珑有点意外,她走到门口,没想到看见了那怡雪。

  这人她很有印象!

  那时候她跟温白玉还在互相试探的阶段,温白玉想知道她戒指里藏的是什么,凌珑怀疑温白玉没有失忆。

  但不妨碍她暗戳戳的吃醋。

  所以凌珑这会儿就走了过去,毕竟如今她跟温白玉也是互相表过白的正式情侣了。

  “白玉哥哥……”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温白玉语气冷淡。

  那怡雪咬了一下嘴唇,“师叔……”

  “有什么事快说,凌珑还等着我做饭呢。”

  “你还给她做饭?!”那怡雪惊了!

  凌珑已经走进,“又见面了啊,吃核桃么?”

  温白玉诧异的看了一眼凌珑,那怡雪看向凌珑。

  “抱!”墨玄忽然对着凌珑张开胳膊。

  凌珑也有点意外,抱着孩子会不会影响她跟情敌撕逼的发挥?不过这么一个长相简直就是个软萌缩小版的天师模样,凌珑也实在无法拒绝。

  她表情顿时温柔下来,“天师抱你不好么?”

  “就要你抱!”

  那怡雪盯着墨玄看了好一会儿,“这孩子……”

  温白玉轻笑了一下,“是不是长得特别像我?”

  “这该不会是……”那怡雪的语气非常不可置信。

  温白玉笑着点了点头,又温声嘱咐凌珑,“一会儿再炒个竹笋?你们俩都爱吃。”

  凌珑忍笑点头,她实在害怕自己憋不住笑出来,“那我先抱他回屋等你了。”

  “好,我很快回来。”温白玉神情柔和的看着凌珑进屋,这才看向那怡雪,“你来有什么事?”

  “我……”

  “你师父找我?”

  那怡雪咬了一下舌头,总算让自己冷静下来,“是……”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过几天我会叫人给他送去。”温白玉早已经冷了眉眼,“你可以走了。”

  “白玉哥哥……”她对上温白玉的目光,委委屈屈的红了眼,又低头道:“师叔再见!祝你们幸福!”

  那怡雪转身跑开,温白玉面无表情回去。

  “你就那么骗她,不好吧?”凌珑回屋就忍不住大笑了好一会儿,“她是不是太受刺激了,这都想不明白?”

  明明自己的事情早就被调查的很是清楚,那怡雪总不会是因为墨玄跟天师长得像,就觉得这真是温白玉的孩子了吧?

  “我什么都没说,是她自己想的。”温白玉又给凌珑盛了饭。

  “看不出来呀,天师原来这么坏?”

  温白玉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道,“我怕你吃醋。”顿了顿,又问道,“吃核桃是什么意思?”

  凌珑看了他一会儿,自顾自的又笑了好半天,却不给他解释。

  那是她极为幼稚的时刻,这种黑历史才不能自爆呢。

  【系统250】

  萧晴雪任务完成需要离开的时候,正是凌珑第一胎一岁的时候。

  “这么快就要走啦?”

  “这一次任务有些麻烦,用了好几年时间,哪里就快了。”萧晴雪对凌珑救她一命一直都很感激,这次临走之前,还给凌珑换了一些不少她系统商城里没有的小玩意。

  凌珑要给积分,她也不要,“以后就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就当我给你留点纪念品也不行?”

  【系统:……】它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宿主会睹物思人,她多半会看着那些道具唉声叹气的嫌弃自己的商城要啥没啥。

  “我听系统说你们离开是死亡?”

  “毕竟害人家孤独终老,总是要遭报应的吧。”萧晴雪说着就红了眼,“我也不想离开他……”

  另一边两个系统也在聊天,而凌珑是可以听见的,这会儿,她还听到萧晴雪的828对着她大喊:“宿主!你不要每个世界都感情用事!我求求你安心去死吧好不好,别再给我搞事情了!”

  萧晴雪叹气,“这次不给你添麻烦,放心吧。”

  凌珑见她这样有些担心,“你这么投入感情,没问题么?”

  “没事的。”萧晴雪苦涩的笑了笑,“任务结束之后,系统会让我淡忘这段记忆,再想起来,就只会是个陌生人了。”

  “那我也是陌生人了啊?”

  “那倒不会,你们不一样的。”

  凌珑笑了笑,“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了。”

  “对了,这些是给你女儿的。”萧晴雪又拿出一个大大的包,里面满满的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

  “别看她小,记性好着呢,你对她好,她不会忘了你。”凌珑也就替女儿收下了。

  萧晴雪便跟她道了别。

  828也跟凌珑的系统依依不舍的道别,搞的250很是嫌弃,让它快滚。

  第二天,就收到了萧晴雪去世的消息。

  凌珑知道她不过是去另一个世界重新开始,连她的葬礼都没有去参加。毕竟萧晴雪本人还活得好好,去参加葬礼似乎有点怪怪的。

  但也的确是少了个朋友。

  “萧晴雪的系统好歹能一直陪着她。”凌珑跟自家系统说着话,“可你却会离开我。”

  【系统:等我在你这退休之后,你如果想我了也可以给我留言,不过根据守则,我不能再回复你了,这边基本等于切断联系……但我都会看的】

  这个时候凌珑的直播一次已经相隔的越来越久,早晚有一天系统会离开的。

  没有系统,可以说就没有凌珑的今天,长叹了一声气之后,凌珑说道:“我不会给你留言写信的,不然你到时候想我了又不能来跟我说话,多难过呀。”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

  【那也好。你也可以忘了我】

  “忘了你恐怕是不行了。”

  凌珑也就感慨过这么一次。

  但终有一别。

  凌珑也果真如她所说,一辈子没有给系统留过言。

  但温白玉知道,她心里是惦记的,婚戒都不戴,只带着那个破戒指,为这事温白玉也是有点小吃醋的。

  不过凌珑知道,始终陪在她身边的,只会有一个人。

  好歹也成为了天师,凌珑虽然没老,但最后头发也白了,温白玉也是如此,可比她身体更硬朗。

  弥留之际,她身边只有温白玉一个人,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凌珑非常坦然。

  “临死前还能看日出,我这运气还不错。”

  温白玉脸上挂着淡笑,“难道不是有我陪着你看日出才好?”

  “我知道你,肯定会陪着我的,就像以前那样……”凌珑看着这张看了一辈子都不会腻的脸,抬起手摸了摸。

  对方依旧还是她心中的那个天师,清冷如月,眉目如画。

  这些年月,造就了数不清的回忆,也愈发的深刻了那个人。

  凌珑本来不想哭的,但还是忍不住鼻头一酸。等她死了,温白玉定然不会独活,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若是真强求他孤独的活下去,凌珑又不舍得。

  让他生也不舍,死也不舍。

  所幸她先闭眼,反而不是更为难过的那个。

  “两世都要给我料理后事,可真是辛苦你了啊。”凌珑的手被温白玉握住,她的手冰凉,但对方很温暖。

  “还好是我,不然你一定会哭鼻子了。”

  凌珑缓缓合上眼,有些听不清楚温白玉说了些什么。

  她最后仅剩下的感知,也只有那双温暖的手在握紧,还有额头上对方柔-软的唇。

  再见了,我的爱人。

  她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唇。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又仿佛有滚-烫的液体砸在手背上。

  凌珑正在想着自己死后终于有机会见识怎么转世的时候,她意外的听到了一个声音。

  【系统250正式向你提出入职招聘,请问你是否愿意成为职业任务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